冰島語與捷克語兩者哪個比較複雜?

讀者來函,詢問冰島語與捷克語兩者哪個比較複雜?

這個問題背後是一個很難的大問題,我們能比較語言的複雜度嗎?

語言被認為是人類認知的一項重要能力,如果聲稱某語言比另一個語言複雜,就好像說,講那個語言的人認知能力比較強一樣。所以很多人都認為,語言的複雜度是均等的(Wells, 1954; Frokmin, 1983 )。而如果你認為語言是生物學上預定(pre-defined)的認知能力,則每個語言都是同一種語言的變體。就第一語言習得來講,語言間也不會有複雜度上的差異(Chomsky)。

可是我們就是覺得有些語言比較複雜,有些語言比較簡單。像是中文就很簡單。

但真的嗎?

中文的語法普遍視為是不能再簡單的。沒有文法性別、困難的格位、動詞時態變化、都是幾個字堆在一起就成句子。但也正因如此,一個句子的意思完全取決於對詞彙的理解,沒有一丁點文法上的線索,如果”昔”這個字不知道,讀者甚至不知道這件事是發生在過去,因為動詞的形態完全一樣。更不用說每個詞彙都很短,也就是單位音節的訊息量極大。只要一個音節不對就可能完全聽不懂。以university為例,如果講universidad,universita,universite都還聽得懂。但如果大學講成大笑,甚至只是音調變化,大學講成大靴,就需要費點工夫才能理解。

就這點中文可能沒有想像中的簡單。

難易度事實上是很主觀的東西。對一個學過挪威文的人而言,很可能冰島語比捷克語簡單,對一個學過波蘭語的人而言,絕對是捷克語比較簡單。

因此我們先把問題設定成:對一個只會英文和中文的人而言,冰島語和捷克語哪個比較難?

難易度可以以幾個面向討論

1.已知詞彙量2.文法規則多寡 3.不規則性

已知詞彙數量和文化遠近很有關係,捷克和冰島分屬兩大不同系統,兩個語言都有語言淨化政策(刻意避開拉丁語字彙),所以您在GRE背的死去活來的詞可都用不上。兩者一個是相當純的日耳曼語,另一個是相當純的斯拉夫語。就這點,以英文的那點日耳曼語詞彙,我覺得可能捷克語稍難。

就文法規則,我們先看名詞。捷克語有七個格位,冰島語四個,但若要加定冠詞的變化,冰島語可以當作八個。性別都是陰中陽,一樣每個性別下有小分類。就這點來講,我覺得兩者差不多難。

不規則性:捷克語不規則較少,冰島語的動詞秉持日耳曼語強變化,因此較多不規則,此項冰島語勝出。

結論:

都超難的。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公認最難的語言,那它的名子很可能大部分的人都沒聽過。
早期人們以為土著(像是中南美洲、西伯利亞、巴布亞紐幾內亞、澳洲等地的土著)的語言文法一定很土很簡單,怎麼可能會和我們歐洲人一樣有高深的學問、複雜的文法呢?我們研究一下笑笑他們吧。結果一研究,哎喲,怎麼那麼難。

事實上原住民族的語言通常都相當複雜,一大原因是地理隔離,導致和其他民族交流的機會少。兩個語言交流互相影響,往往會把難以掌握的部份丟掉以利溝通,文法複雜度、不規則性往往隨著語言擴張而遞減。也因此有的人認為,中文(北方官話)比其他漢語簡單是因為和遊牧民族交流,波斯語比其他伊朗語族的語言簡單也是因為和周邊民族交流頻繁,更不用說把性別、格位丟得一乾二淨的英文。冰島語則因為是孤立在島上,所以可以保留很多存古的遺跡,成為日耳曼語的活化石。

但是這個想法難以解釋最存古的印歐語:立陶宛語。立陶宛人可不是千年來都住在山洞裡,人家可是東征西討建立過立陶宛大公國,和周邊民族交流的可頻繁了。

總之這個問題通常得不到簡單的答覆:甲語言比較難或是乙語言比較難。因為這也和你已知的語言相關,每個人的答案都會不一樣。

“每個語言都有它的難處”是標準答案。下次有人問你的時候,記得微笑地講出這句,讓問的人知道你曾歷經滄桑,經歷多少難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