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語

匈牙利語一直有歐洲最難兩種語言(和芬蘭語)之一的美譽。這多半是受到<如何學會任何語言>這本書的影響。該書作者號稱會講匈牙利語和芬蘭語,並描述這幾乎是世界上最難的語言,講的所有人都如癡如醉,好像真的很難一樣。

一學下去,果然她親娘的難。

今日下飛機後先搭車到火車站。

第一關是買票。布達佩斯車站和布拉格車站極像,好像回到冷戰時期的蘇聯。偌大但破舊的高挑大廳,每一個售票窗都有極盡雕飾的木頭裝潢,不工作就把布拉下來遮住售票窗。此情此景不知為何,讓我想起阿姆斯特丹某區,不過人家是在工作時把布拉下來。

我在腦中先把等下要講的句子想了十遍。

“Akarok egy jegyet venni. Debrecenbe."(我想買一張票,到德布勒森。)
買完票後,發現還有幾分鐘可以閒晃,便到處走走看看。走到時間快到時想說怎麼火車還不來,畢竟我要搭的是Intercity,我潛意識期待德國ICE之類的火車。

幾公尺之遙有一輛早就停在月台,外觀破舊的像是運煤的列車。
起初我一看那火車真不太像是快車該有的模樣。斑駁的藍色烤漆,窗戶看進去黑漆漆的,好像是二次大戰運兵的那種列車,在德國頂多是市內的區間車。但實在不放心,便問了一個站在車門口,挺著大肚腩,一副車掌模樣的大叔。

“Ez a vonat megy a Debrecenbe?"(這火車到德布勒森嗎?)
“Igen.@#$T@#$RT@#$@#$Intercity?"(對。)
“Igen. Ez a vonat Intercity?"
“Igen Q#$R#$#$T."

這竟然是Intercity,真是出乎意料。
車掌示意我把票拿出來,我就給他看。他講了一堆,大概是我的座位在另一個車廂,我就上去了。

真神奇,聽不懂也知道意思,早知道就不用先學了。

火車緩緩啟動,速度感覺像是德國的電車,真擔心坐錯車。問了車上的人後確定是往德布勒森的快車才放下心來,準備睡覺。

一個半小時候開始覺得有點不對勁,發覺火車大部分的站都不報站,大站也只報匈牙利語,機哩瓜啦就結束了,只聽得懂"再見"(viszontlátásra)一詞。車一靠站都是門打開就關起來,真擔心一錯過就要一路坐到羅馬尼亞。

想到這邊趕緊用我唯一會的一句問對面的老奶奶,
“Ez a vonat megy a Debrecenbe?"(這火車到德布勒森嗎?)

從頭到尾都講這句話,真像個迷路的失智老人。

“Igen, igen, Q#$#$RT#$T#$ Debrecen van."

我隱約感覺到她跟我講德布勒森站要到了。

“Itt van?"(這裡嗎?)

“ER#$QERT$%T#T#。"我用第六感感覺她跟我說下一站就是了,便趕緊把東西收拾起來。果然過了不久,車廂內年輕、高挑、美麗、可愛的女孩都站起來了。Debrecen是個大學城,有這麼多年輕人要下車想必也是很合理的事。

一分鐘後車靠站,果然是Debrecen,又是車門一打開就關起來,差一點就不知道要流落到甚麼地方了。

布達佩斯小飯店

到了布達佩斯住宿地點,竟然不是旅館,只是一間公寓模樣的住房,問了門口站的老翁,得到的答案是這裡並不是旅館。
Booking騙我。
匈牙利這幾天熱得要死,我還穿著瑞典帶回來的衣服,汗流浹背,幾近中暑,拖個大行李,劇院街上,舉目無親,認識的匈牙利人全在德國。
當下雖然覺得今天死定了,但還是氣定神閒的走到一間麥當勞,上網再查一遍地址。明明就是Nepszinhaz路16號啊。(此間麥當勞網路還有流量限制,一次只有十個人能夠登入)
再次回到所謂16號門前,赫然發現,離開的這半小時並沒有讓公寓變成旅館,只是這次我趁有人出來的時候溜進去,發現裡面別有洞天。
是那種像周星馳電影功夫裡面,河東獅吼和她老公住的那種複合圍樓型建築,從中庭可以看到每一層的住家。相當破舊。
這百分之百不是旅館,死定了。
又問了一個要進去的老伯,他只說他是客人(Nem tudom, en vendeg vagyok.),也搞不清楚裏頭有沒有旅館。
好不容易等到一個女士出來遛狗,看我很焦慮的拿著快沒電的ipad,便問我在找甚麼。
“Mit keresel?"
“Holtel itt van?"
“Hotel? Igen, "
她好心的幫我找到一個信箱上有旅館老闆的名字,告訴我搭電梯上二樓再左轉就到了。這電梯也古老的可以,還要用手讓內門緊貼外門才能正常運轉,手一鬆,哪邊接觸不良就會突然停住….
一上樓左轉,一位男士在某間半掩的門後小聲地問:
“您找旅館嗎?"
“…………………."
這就是所謂的全天候check-in櫃台嗎?
裡面事實上也就是一個家庭式旅館,不過看得出來新改裝過,還滿漂亮的。
從匈牙利東部到布達佩斯旅館,自學一個禮拜外加一個禮拜的課,此行全部匈牙利語。德布勒森旅館櫃檯還有不會英語的辦事人員,想講英語也不行。

生存激發人的潛力,我覺得我這次還滿神的。

我下次旅行決定去日月潭,講中文就可以了。

逃避雖然可恥,但是有用

最近有一句日本話是這麼說的:

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

中文翻成:逃避雖然可恥,但是有用。

本人最喜歡逃避了,看到這句話有點不是滋味,有用就有用,幹嘛還要說我可恥,真討厭。查了一下才發現,原句是從匈牙利語諺語翻過去的。

Szégyen a futás, de hasznos.

匈牙利語的定冠詞用a,名詞若是母音開始,變成az。
fut是跑步的意思,名詞化變成futás。
használ是使用的動詞,形容詞hasznos變成好用的,有用的。
de是但是,szégyen是恥辱,像是他是家庭的恥辱就是:

Ő a család szégyene.

根據匈英詞典Angol Nagyszótár Akadémiai裡面對這條諺語的解說:

He who fights and runs away may live to fight another day, discretion is the better part of valour.
有點保留實力,以後再戰,謹慎才是真勇者的味道。

如果google的話,可以看到這句諺語的不同變體:
Nem szégyen a futás, hanem hasznos!
逃跑並不可恥,反而有效!
A futás hasznos és nem szégyen.
逃跑不僅有效,而且不可恥。
Nem szégyen a futás, sőt hasznos
逃避不可恥,事實上挺管用的。

看來好像和字典的意思一樣,取其君子報仇,三年不晚的意思。

當然這幾句也有可能是故意把原來諺語講相反以增添趣味,所以逃避到底可不可恥實在是很難講。
(我也懶得問我的匈牙利朋友,又一本人逃避懶惰的明證)。

不過無論可不可恥,逃避顯然挺有用的,而且有時為了保全自己,更是必須的。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