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宮殿

許多語言學習的書常常會提到記憶術幫助學習,像是諧音法啦,聯想法或是做甚麼小卡片。以往我都對這種花拳繡腿叱之以鼻,直到最近看了一齣連續劇。

劇中主角推理能力超群,往往看一眼就把人看穿。我嘗試模仿這項絕技,那天搭地鐵時特別觀察了乘客。可惜眼鏡度數不夠,無法看到乘客襪子上有黃金獵犬的毛以及鞋子上的三粒海砂。先天不足沒關係,我還可以練習另一項絕技:記憶宮殿。

記憶宮殿就是想像一座房間,或是宮殿,把所有的東西都記在宮殿的房間裡面。本來還覺得沒甚麼,結果看到一集,一個壞人也擅此道,把全世界所有人的秘密、電話號碼都過目不忘地記在腦海裡,實在深深折服於其威力,決定研究看看。身為一個醫師,看連續劇仍不忘醫學是很正常的。我決定把記憶宮殿應用在臨床上。雖然每天都會抄data,但是那張紙常常不見,如果都記起來就好了。說不定還可以記得所有經手過病人的所有data,展現非凡的實力。

“醫師,你還記得去年12月23號出院的黃XX一開始血鉀多少嗎?"
“12/20驗的,4.3。"

太酷了。

又身為一個譯師,看連續劇仍不忘語言也是很正常的。如果單字都可以過目不忘,把它全部記在記憶宮殿裡該有多好?

記憶宮殿要用熟悉的地點,吾家非豪宅,顯然不夠勝任這項大業。我決定用本院做為記憶宮殿。

閉著眼睛,幻想出本院的模樣,一進記憶宮殿的大廳,就看到兩個醫院志工擾亂我的視線。

由於熟悉的位置不多,我決定先將要記憶的東西記在某病房。
搭電梯上9樓,一個老人在電梯要關的時候碰到感應器,門又開了,害我多等了一會。

人生淨記這些廢物,難怪一直沒有甚麼成長。

首先要像影片中那樣敘述地,順時鐘的走一圈,看看有哪些房間:9A-1,9A-2…嗯?病房每間都差不多就算了,我連9A到底有幾間房間都忘了。

大概走到一半我就看到一團霧。

記憶宮殿搭建失敗,瞬間轟隆地一聲崩塌,因為我連病房裡有幾間房間都不知道。

新年新希望,搭一座記憶宮殿,增強記憶力,把病人的data,學過的單字都記起來。共勉之。

全聯總裁徐重仁的職涯提醒

最近夜班值的頗多,坐在診間不禁對職涯感到迷惘,上網找到一篇全聯總裁徐重仁的兩個職涯提醒,如獲至寶,茅塞頓開,覺得十分有道理。

“他(徐重仁)尤其建議大家多看國外的例子,少看國內,因為國內的情報量很有限,只能在這個地域範圍裡做判斷,無法跳出既有框架,也不知道將來會變成什樣。"

這真的是金玉良言。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多看看國外的例子才是。很不幸地,有些狹隘的企業家不這麼想,像最近就有通路業者指出:

“現在台灣的年輕人很會花錢,你到國際機場看,很多年輕人出國,很少看到老一輩的人。"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老一輩的人只能在地域範圍裡做判斷,無法跳出既有框架,因為在機場都看不到他們,不像年輕人會出國看看國外的例子。

另外徐總裁也提出,不要讓自己沉溺在失敗太久,這樣會沒有信心。

“徐重仁認為:不會說要等多久才能賺錢,一定要讓它馬上賺錢!"
因為,"只有在先取得小小的成功後,有了成功的經驗,自己也會比較有信心,內心比較篤定,也才有餘裕去想接下來要做的事。"

相較於有些業者希望"年輕人不要計較薪水比別人低,忍耐不計較。",完全忽略沉溺失敗太久會喪失信心,徐總裁對年輕人的鼓勵更顯得難得。

請密切鎖定徐總下一本新書:從OPEN將到都給你講 徐總裁的勵志格言

台灣,我待不下去了

今天吃飯滑手機時,我看了換日線的兩篇文章。一篇是
「台灣,我待不下去了」:這是個讓年輕人看不見希望的社會

和反駁此文的

若在台灣待不下去,出國也無法解決你的悲觀──唯有看清現實,才能獲得自由

第一篇大概是講台灣的環境讓年輕人沒夢想,大家只想追求穩定,第二篇則是反駁前文,認為他把國外過度美化。

現在很多人都講逃離鬼島甚麼的。我一直覺得整天鬼島鬼島的講實在有欠妥當,畢竟比起敘利亞、幾內亞比紹、剛果民主共和國等國,台灣還算不錯。

自己這幾年來來去去,一下台灣,一下歐洲,一下台灣,一下又要歐洲,照鬼島派的邏輯也入鬼門關,往生了好幾次了。每次搬家都有種價值觀上的拉扯。在台灣覺得歐洲甚麼都是好的,到了歐洲又開始覺得台灣有台灣的舒適,像是台北每個街口都有超商,晚上肚子餓了出門就有雞排。

不過無可辯駁的是,我從歐洲回台工作後立刻感受到一種很悶的氛圍。那是一種從上到下對一切事物的無力感,而且大家都接受它。有時我會想,我的歐洲朋友一定會抱怨個沒完,可是在這種氛圍下,抱怨反而會有種孩子氣,搞不清楚世事的感覺,容忍它,接納它才是成熟的表現。

台灣有的長輩會講年輕人沒有夢。回台後發現,長輩才更是沒夢。以前在德國醫院裡遇到好幾個教授,一講到自己的研究會兩眼發光,精神奕奕。之前研究所裡有個教授是諾貝爾獎得主,來課堂上講自己的心路歷程,給我們這些後生晚輩一些提點。我本來以為他會講一些老掉牙的東西,像是你們這個年紀就是要認真啊,吃苦當吃補,現在甚麼東西正夯,大家一定要學那個。結果他一來就講他從高中起就對生物體的電生理這件事很感興趣,而且當時開始有大烏賊巨大神經元的研究,他老兄真是興奮極了。不過早年德國沒有生物物理這門科系可念,他只好先念物理系,然後終其一生研究電生理,最後得了諾貝爾獎。沒了。他研究一個他很有興趣的題目,極具熱情,當然也就格外認真。若沒興趣,要怎麼認真,如果一開始就要想像把它吃苦當吃補,怎麼拼得過從頭到尾根本就不覺得吃苦,還很興奮的這位老外?

台灣這樣的前輩有,但是似乎較少。在醫院裡有在做研究的開口閉口都是點數,升等,升等後可以少值一班之類的事情。相比之下得諾貝爾獎的爺爺好孩子氣,台灣的老師好成熟。後來我才發覺,沒有夢是好的,代表我們都是醒著的,我們都長大了。

以前在歐洲被問到為什麼要當醫生時,我都會講穩定。不過他們好像比較不在意這個問題,除了錢之外(所有人類都在乎錢),他們也在乎工作內容是不是很酷,喜不喜歡這個工作。我不會用酷來形容工作。工作內容需要很酷嗎?我需要喜歡我的工作嗎?工作不就是選C/P值高的,C/P值不是你們洋文嗎。工作第一要穩定,第二C/P值要高。

沒有甚麼是比穩定更高的人生價值了。談熱情太出世,談興趣太幼稚,穩定的人生是我們所追求的終極目標。要有穩定的人生,首先你要有一份穩定的職業,而要進入穩定的職業,就要進入一所保證你能穩定就業的科系。只要沒那麼四平八穩,我們就會很害怕,覺得馬上就要顛沛流離,餐風露宿,覺都睡不好。第一篇作者覺得考公務員太沒夢想,但你以為你隨便考就能上?我們的夢想,就是穩定。穩定很簡單嗎?好難。

由於醫界有相當標準的升等時程,每次在醫院裡跟前輩說自己的經歷,不少人就會眉頭一皺,”喔,那你這樣不是就delay了。”
對耶,我delay了,好像有點不太穩定。

可是如果就這樣穩定下去好像又不酷了,我想起幾個歐洲同學的表情,他們一定覺得這樣的人生很無聊。

想跟第一位作者說的是,你沒辦法選擇你的出生,可是你可以一搏你的人生。如果你有賭徒性格,就把你的人生當籌碼,冒著輸個精光的風險下注在你嚮往的所在。如果害怕,就把人生放在舒適的地方,找個穩定職業定存起來。

你不信我們奉為圭臬的穩定?

那就下注吧!

搬到某處

搬到某處,室友一位是中國黑龍江人,一位是波蘭人.

波蘭人問我wifi怎麼用,既然都說是波蘭人了,也就不用那麼客套講英語了.

黑龍江同胞:“天哪,你們兩個英語也太溜了,我學了十年都沒聽明白.”

“聽沒明白是正常的,因為剛剛講的不是英文.”

無國界工具人的生涯開端

話說波蘭女生的wifi一直不能用,昨天又來問我。房東下午也來,看機器是沒問題,但他的電腦就是連不上。
檢查他電腦的設定,介面都是法文的。

“我因為住在法國,所以電腦是法文的,你看得懂嗎?”
“當然。”

台灣男生素有無國界工具人的美譽,語言也是培訓中很重要的一環。本來以為,是什麼設定出了問題,結果只是輸入密碼時沒注意大小寫而已,難度大概是A1.1的程度。

無國界工具人

本人無國界工具人的業務在昨日達到歷史上的新高峰.

昨天晚上黑龍江妹子去洗澡,但不知到怎麼搞的把自己的房門鎖上了,又沒帶鑰匙,怎麼樣都進不去.他不會講西語,只得讓我聯絡房東,請房東帶鑰匙趕來.

同時間波蘭人的百葉窗壞了,找我去修,恰巧房東來送鑰匙,又要幫他們兩個翻譯.

人家說有專業有語言就不怕失業,是真的,我找到自己當大樓管理員的天賦.

成功的方法

近幾年書市有很多大陸成功人士寫的書,調性基本上都是激勵讀者奮發向上,只要肯努力就可以成功。像是<通往財富自由之路>、<你自以為的極限,只是別人的起點>、<精準學習>等等,相對台灣非文學類好像較少這樣的書籍,如果我是一個年過七旬的老翁,看完了也會覺得:

台灣年輕人的競爭力真的比不上大陸人,人家都雄心壯志每天死嗑自己,這邊還在糾結自己的工時太長。想我們當年哪有在乎工時…

或許也會覺得社會事實上相當公平,因為你看多少人肯努力就成功了。

書店是一個有趣的地方,出版社賣書畢竟要顧及市場,沒有市場的作品沒有人會花大心力去出版,所以有的時候也可以從書店賣甚麼書看這個國家人民最在乎甚麼。

成功學的書近年在大陸呈雨後春筍之勢,但相較美國還差了許多。畢竟在美國成功就幾乎等於在世界成功,美國自我開發類書籍一向蓬勃,我去年看了一本deep work,台灣也有譯本,作者是美國的一位電腦科學教授,大意是要大家少用網路和社群媒體,因為那會破壞思考的連貫性,作者旁徵博引,加上自己的親身體驗,十分警醒。但是美國的書不似大陸的書講求海量閱讀、瘋狂地工作,而比較像是教導大家怎麼樣有效率地提升自己,並且科學化地檢視成果,用動物來形容的話,大概不是餓狼撲羊一股腦猛衝的勁頭,而比較像是飛鷹盤旋,看準目標,一擊必中。

日本自我開發的書也很多,不過方向稍微不同,大多是面向一般上班族的書籍。日本這類的書籍的主題多半非常明確,從小事情著手,像是:有智慧的人都用方格筆記本、讓失誤降低的筆記術、早三十分鐘起床改變人生之類的。

但到了歐洲,成功學的書就少了,有的話也是從英文翻過去的。像是法國或是瑞典,會有許多教讀者如何釋放壓力、平衡情緒的書,我在瑞典的時候天天逛書店,內容強調”死嗑自己造就一年千萬克朗收入”的書實在是沒怎麼見過。

只能說每個國家規模不同,世界影響力不同,發展階段不同,所關心的東西自然不同。台灣應該跟規模差不多的國家比,像是荷蘭,比出來的東西才有意義,也才有實踐的可能。我們過了只靠狼性就能成功的時代,也開始關心自己的身心平衡、自然環境和勞工權益。如果這樣就被講沒有狼性,那我寧可當羊。

在歐洲好幾年,多少大陸人好好的中國狼不當跑來當歐洲羊?

但是台灣不跟對岸比較顯然是不可能的,畢竟中文資訊即便是簡體,要進入台灣市場也是長驅直入,想看不懂都很難,久而久之,難免潛移默化,或是心生畏懼。如果平時只看中文媒體,以聲量而言自然是對岸的大聲。這也是為什麼台灣人比其他國家的人更有學習外語的必要,因為這直接影響到你接觸的世界,而且一個不小心,會接觸到相當大量改編過的資訊。文字換了繁體,旁白是台灣腔你就安心了,以為看到這麼多已經很有國際觀了,沒想到人還在長城內。

前些日子大陸有一個知識型說書頻道叫做邏輯思維在台灣相當有名,內容也時常強調奮發和努力的重要,大抵營造一個只要肯努力就可以成功的氛圍,聽起來相當勵志,他們的口號就是"死嗑自己,愉悅大家"。

以近一個月上傳到youtube的內容,邏輯思維講產品、講中國的工業革命、講頁岩氣,每一集都大國氣象。但是怎麼最重要的修憲沒提呢?連擦邊球講世界獨裁政府怎麼樣修法都沒有,只能說即便死嗑自己,還沒到想死那份上;再有狼性,也還有走不進的地方。

上個月我在西班牙上中國餐館,大概是去了好幾次,老闆便找我聊天:

“我看你們罵那個國防部長,唉呦,要是在國內這樣罵,第二天人就不見了!"

不用當狼,就可以比狼還有氣魄,習慣了覺得想當然耳,但仔細想想實在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生活品質

我之前在西班牙住的地方,鄰居是荷蘭人.她知道我是台灣來的,有一天跟我說她從新聞上看到,台灣是世界上生活品質第二好的國家,她非常羨慕.

我那時就想,你在跟我開什麼玩笑?

今天看到一份資料,我錯怪了我的國家.從西班牙回台北,呼吸道特別有感,整天打噴嚏流鼻水,我站在公館大馬路上,面對機車群和連成一條線的公車深呼吸了兩口.啊!是全世界生活品質第二好的氣味.

人生完美莫過於:住在西班牙,到葡萄牙度假,公司開在新加坡,錢存瑞士,再回台灣健檢看病拿長期處方,perfect.

“As many as 68% of expats are completely satisfied with the quality of healthcare, the highest percentage worldwide. Medical care seems to be affordable too: well over eight in ten respondents (87%) couldn’t be happier with healthcare costs in Taiwan. Even in Denmark, which has the second-best rating, “only” 49% of respondents describe medical care as very easy to afford.

資料來源:
https://cms-internationsgmbh.netdna-ssl.com/…/Expat_Insider…

地板會被書壓垮嗎?

最近搬家到一處較小的地方,書籍集中起來更顯得擁擠,便想起日前看到的一本書:<地板會被書壓垮嗎>。
這本<本で床は抜けるのか>原本是網路上的連載,後來集結成冊出版。書如其名,大抵圍繞在藏書和地板負重之間的故事,像是木造房子不堪負荷,書海從四面八方傾瀉,將主人淹沒。

看到那本書後我連著幾天做著類似的夢。

隨著學習的語言不斷增多,買書的守備範圍也不斷增大。也因為學單字最好的方法是看書,因此在年輕時,即便還在一竅不通階段,我也會買一些書來當作單字書備用,待有朝一日能夠派上用場。我學法文之初便買了本<蒙田隨筆集>放在書桌前供著,每天翻幾頁就知道自己法語還很菜,如此砥礪自己學好法文。後來德語、日語、韓語,甚至俄語也靠著看書學到一定量的單字。其他像是米蘭昆德拉的小說,風之影系列小說也幫助不少。不過這有一個副作用,就是為了讀原文的時候能夠更順暢,有時會先買中文或英文譯本,看完之後再看原文。等到原文看完之後,在要學下一個語言時,想說劇情熟,又再買一次新語言版本的。像是<挪威的森林>,我就看了中文、日文、德文,還買了韓文譯本,倒不是多喜歡這本小說,而是因為熟悉劇情,看起來比較不累。

但在搬家整理的時候,很明顯有許多書完全不在我的能力範圍之內,像是敘利亞出版的全彩可蘭經,幾本冰島語偵探小說,一本喬治亞語小說和整套的土耳其文帕慕克(Orhan Pamuk)。這些書光是存在就讓人感到沮喪,而且還很占空間。還有到處拿的可蘭經、聖經,這種書跟佛經一樣,雖然是免費的,但都不敢亂扔。

後來我改看電子書。電子書比ipad不刺眼,字可以放大不說,有些還支援字典,一按單字就跳出解釋,效率倍增。但是電子書畢竟還是沒有實體書拿在手上的存在感,看完總有一種”啊?結束囉?”的突兀,遠不及一本書慢慢翻完的成就感。

之前很流行一句話,叫作多會一個語言就多一扇窗。但實際上是多會一個語言就會多一堆書,堆起來把窗戶遮住,這是學語言之初沒料到的後遺症。

(圖為拉脫維亞某俄語舊書店)

歐洲歌唱大賽

一年一度Eurovision(歐洲歌唱大賽)每年都在上半年進行.雖然名為歐洲歌唱大賽,但參加國也不限歐洲,像是以色列就每年參加,有歐洲領土的土耳其反而沒有.但要說是宗教因素也不對,因為高加索的亞賽拜然(算是伊斯蘭什葉派)也會參加,總之這歐洲的界定頗為含糊,也不甚重要.

參賽國雖多,但歌曲語言往往都是英語,像是今年冰島代表曲,有冰島語版本,但到要為國爭光時,又改用英語版本了.

保持原國家的語言,又還能在全歐洲觀眾投票中獲得青睞的,往往只有法語、義大利語和西班牙語.今年西班牙代表歌曲Tu Canción就是全文西語,在youtube上也絲毫不減人氣.

各國進行國內選拔的時候大概都在二三月,是認識各國歌手的好機會,我喜歡的歌曲或許是因為都用母語唱,往往成為遺珠.

以前問德國朋友為什麼德國人都聽英語歌,很多都說是因為德文字送氣子音多,一堆s,sch,ch,唱起來不好聽.這點我一直不置可否,去了冰島,一堆本地歌,子音發音更多,像是ð和ll,聽起來像是機械鍵盤按鈕的聲音.

不過的確同一首歌,用冰島語和英語唱,風味截然不同.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