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門在外請先詳閱當地勞基法

上個月我和小墨,也就是和我同單位工作的墨西哥同事到奧地利的薩爾茲堡開會。幫我們付機票錢的單位為了省錢,規劃了一條從倫敦飛慕尼黑,從慕尼黑搭巴士到薩爾茲堡的實惠旅程。去程經濟實惠,回程時間更顯得緊湊。根據小墨的神機妙算,回程下午兩點從薩爾茲堡搭遊覽車出發,到慕尼黑約略五點半,從慕尼黑中央車站搭四十分鐘的火車轉至慕尼黑機場剛好可趕上七點的班機。

由於行程是小墨和主辦單位接洽的,我一看到這種時間卡得緊緊的行程,胸口也緊了起來。反正是人家付錢,這時候就要爭取在慕尼黑多待一晚,好整以暇,第二天再飛。我跟小墨說,這行程安排的實在太趕,中間可不能出任何差錯。只要有一個環節遇到罷工,飛機就趕不上了。

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江湖在走,厚臉皮要有,該爭取的還是要爭取。

聽說我們單位老闆找了復健科開了一張背痛的診斷單,說是經濟艙硬梆梆的椅背會誘發背疾,靠著那張診斷單,老闆從此出國開會都搭頭等艙報帳。有一次會議主辦單位僅安排到商務艙,背疾差點復發,還好升等及時,才緩解下來。

薩爾茲堡行去程沒發生什麼事,三天的會議也很快就過去了。要回程時大家推著行李在旅館大廳集合等待遊覽車。大概是連日大雨,遊覽車硬是比原來預計的時間晚了二十分鐘。本來就很緊的行程更緊湊了,我感到我的冠狀動脈也緊了起來。大家上車就坐後,司機先向大家問好,接著便宣布一項重大消息:

由於司機先生今天已經開了六小時的車,所以現在要休息一小時,才符合法律規定。

司機一講我差點暈厥過去。

「我們兩位旅客等下要趕飛機,您可不可以先開,到了慕尼黑再休息?」
「不可以。」

「可是您剛剛已經遲到二十分鐘了,可不可以只休息四十分鐘?」
「不可以。」

「有辦法找不用休息的人來代開嗎?」
「要等更久。」

司機精神抖擻,絲毫看不出來有過勞的跡象,倒是身為旅客的我快要中風。我惡狠狠地瞪著小墨,小墨則一臉無辜。

出門在外請先詳閱當地勞基法。

司機宣達事項完畢,旋即回到駕駛座開始休息,我們算了算,這一等會來不及,只能趕緊下車搭公車到薩爾茲堡火車站,乘快車到慕尼黑,再轉至機場。

小墨是屬於即便天塌下來,都覺得會有縫隙可以鑽出去的那種樂天派。

「雖然有點耽誤,可是因為我們本來就有預留時間,應該還是趕得上飛機。」

還好一路上薩爾茲堡公車司機、奧地利快車的司機以及慕尼黑地鐵司機都還不需要休息,我們幾近奇蹟似地順利抵達慕尼黑機場。一出機場地鐵站,我們甩開人群狂奔至行李托運處,托運完行李再跑去海關,一路上超越各式緩慢向海關前進的旅行團,務必要趕在他們之前,不然通關一排,又是好久。

通關後到閘口,我們竟然是前三組到達的旅客。

「我就跟你說一定趕得上,你看都還沒什麼人。」
「如果司機不用休息的話就不用這麼趕了。」
「不過司機開到固定時數也是該休息,開車才不會危險。」
「也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