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語社會

這個禮拜在斯洛維尼亞有一場Polyglot Conference,聚集全世界浪流連的語言愛好者,很可惜同時本地也有一個機器學習工作坊,用最先端,最fancy的方式診斷病人.在麵包和愛情之間,我選擇了麵包.事實上是我上司叫我去的,我沒有選擇,因此比較像是嘴巴被撬開塞進了麵包.

好在本地大學如同許多德國的大學一樣,只要寫信給教授就可以旁聽各種課程.雖然白天都有俗務纏身,只有晚上有空,但我有一個自信,白天再窩囊,晚上只要你大學開得出課,不管什麼語言,無論什麼級數,我都有辦法跟.畢竟在德國幾個大學打滾過一輪,會開出什麼課,開到什麼級數都暸若指掌.

不過這學期教授似乎都比較重視家庭,課大部份都開在白天.上網查課表,我僅有辦法上週二晚間的一堂人類學系開的語言課,學的是:Nuu-chah-nulth (advanced course)

嗯?

我連Nuu-chah-nulth是什麼都不知道,還標榜是advanced,這份愛情顯然高攀不起.

Nuu-chah-nulth是一個僅8000人講的加拿大原住民語言,除非是田野調查需要,或是真的有愛,誰會去學呢?

除了少數人有特殊喜好(文法特殊、文字漂亮),大部分的人還是會選擇語言中的高富帥.這也體現在國家的語言政策上.

台灣預計明年要變成「雙語國家」,這個雙語,顯然不是國語和布農語.

政府看中的是英語好,大家職涯就好,和國際就能接軌,就能make Taiwan great again.台灣人在受胎時沒有投胎到講英語的國家已經是遺憾,政府現在幫大家想辦法.

但也有國家沒選擇高富帥.最近看一本雜誌介紹巴拉圭,才了解到原來巴拉圭也是「雙語國家」.不過不是西班牙語和英語.

根據2012年的人口統計,巴拉圭全國六百萬人口,77%講叫做Guaraní的印第安語.除了法律把Guaraní定為官方語言以外,政府也試圖將Guaraní納入整個教育系統內,讓幼稚園到大學都有辦法雙語教學(西班牙語和Guaraní).學語言有關鍵期,越早學越容易在將來達成母語等級,但是語言也需要在教育系統裡面用,用這個學數學、學生物,讓這個語言活在各個層面.而現在巴拉圭政府也推動當地公務員要會這個語言並通過考試,這和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巴斯克自治區的政策一樣,如果要當政府的公務員,就要會這個語言.

我不確定政府的規劃是如何,只是如果只是法律明定要當「老師」、「公務員」,多益要幾分幾分,在根本沒有英語環境的情況下把英文定成新的官方語言只會多幾條南陽街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