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加最後一日

今天是本人在拉脫維亞最後一日,住在另一棟宿舍的同學說甚麼都要幫我餞行。
下午上完拉脫維亞語課後,想說先整理了一下行李,沒想到一整理就是一個小時,差點錯過約定的時間。
瑞典同學(圖中男生)在通訊軟體上貼了張宿舍的地圖,可惜只有座標,插著一顆小紅棋,沒有地址,只標示在B街中間。
想說要用走的也很麻煩,索性就攔了輛門口的計程車。
計程車司機看到地圖也傻了,問我到底是B街幾號。我只能請他帶我到那條街,我下來自己找。
“您是哪裡人?"
“台灣。"
“喔,我知道。我很喜歡泰拳。"司機用手一面比劃,一面說道。
“是台灣,不是泰國。"
“很遠嗎?"
“不一樣的國家。"
“我真的很喜歡泰拳,你知道XXX嗎?泰拳選手。"
“沒聽過。台灣我們主要練的是中國功夫。"既然這麼喜歡武術之類的話題…
“啊,我知道。我以前在學校時學過空手道。不過如果要專精的話就很難,是吧?"
“應該吧。"
“那您俄文哪裡學的?"
“里加啊。
“哈哈,真有意思,台灣人在拉脫維亞學俄文。"
“Es runāju arī latviski!"
“喔!Молодец!您喜歡我們國家嗎?"
“很喜歡,我也很喜歡這邊的食物。我每天都去吃Lido。"
“Lido是平民食物啦,速食。"司機做出很快吃東西的手勢。
“今天是沒有時間,不然我可以帶你去看幾家真正道地的拉脫維亞餐廳。我們等一下會路過一家,路過我告訴您。"
計程車停在B街某處。"大概在這邊吧。"司機說。
下車後我走來走去,實在找不到一間像是宿舍的建築。
我又拿出手機看著只有標出一顆小紅棋的地圖發楞。恰巧旁邊有兩個老人在閒談,我大膽的上前,想說至少問出方向。我要找的地點在B街上,B街在西邊與M路匯合,我想若是知道M路的位置,就能知曉小紅棋所在的大概方位。
“不好意思,可不可以告訴我M路要怎麼走?"
“M路,年輕人,讓我來告訴您。"一位老先生抓著我的臂膀,熱心地用另一隻手指向B街的一方。"朝那邊一直走,您會遇到XX商店,再過去,那條街便是了。"
“不是啦!"另一位老先生大喊。
“怎麼不是!明明就是!"
“您是哪裡來的呢?"第二位老先生問。
“台灣。"
“喔!"第二位老先生拍著額頭。"好遠!您會說日語嗎?"
“喔?我說日語啊,您也會嗎?"
老先生機哩瓜拉說了一大串日語。
“Wow,您住過日本?"
“哈哈,我去過日本。"
此時第二位老先生也抓住我的臂膀,"我知道M路怎麼去。跟我走,我帶您到公車站,別聽他的,他剛剛喝太多酒了。"
就這樣兩位老人互相擁抱道別,而我被迫跟著第二位老先生去找那條我根本沒有要去的M路。
“我腦筋很清楚,因為我喝比較少酒,而且我以前練過Karate,比他健康。"
整個城市都在練空手道?
“台灣人是不是都不喜歡中國?"
“哈,您知道的真不少。"
“當然。我以前在船上工作,到過很多地方。我去過香港、東京…."
就這樣一路聊到站牌。
“搭這路公車,一站就到M路。"
語畢老先生把右手放在胸前伸出左手向我敬禮,"非常榮幸認識您。"
我趕緊握住老先生的手,"也非常高興認識您。"
這到底是甚麼奇緣。
我等著老先生路過斑馬線,消失在街的另一頭。
站在公車站牌下,心中突然有股荒謬的感覺。完全沒有問到路啊,認識一位會講一兩句日文的拉脫維亞老先生很有趣,不過現在到底人在哪裡呢?。我又拿出手機看著那個只有標出座標,卻沒有地址的Google地圖。
等我再抬起頭來,老先生竟然又搖搖晃晃的走回來了。
“年輕人,我剛剛忘記告訴您,這個公車平時和周末行駛的班次有點不同,您要看的是平時。"老先生指著貼在上排的路線時程。"再過五分鐘就會有下一班了。"
“真的非常榮幸認識您。"老先生再次把右手放在心前,深深掬了一個躬,我也只好做出鏡射動作,也深深掬了一個躬,並且大力的握手。
然後我在公車站牌下足足等了五分鐘,確定老先生不再想起甚麼後,才走回B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