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語言速成

八年前Thierry Hsieh在ptt法文版po了一篇”法文一年從零到c1之路”,激勵不少學子,包括小弟我,多年後他拉著我們幾個辦講座,這時他跟我們說他覺得他應該向讀者懺悔,說是怕那篇文章誤人子弟。

這讓我想起另一個誤人子弟的故事。

變法失敗後梁啟超流亡日本,和早一年東渡的同學羅普學了日文。梁氏學日文學的頗有心得,畢竟當時日本大量翻譯歐洲著作,取道日文可以遍覽西學典籍,梁任公自己學不過癮,還極力推廣大家學日語,所謂”支那之志士,當以學和文和語為第一義”。不愧是行動派,他不僅嘴巴說推廣,還出版了本叫做”和文漢讀法”的速成教材,具體教大家讀日文。和文漢讀,講白了,就是如何用中文的知識讀懂日文。

梁任公對他的作品相當自豪:”余輯有和文漢讀法一書,學者讀之,直不費俄頃之腦力,而所得已無量矣。”

考不過日檢一級?試試梁啟超的和文漢讀法,不過費您俄頃之腦力。

對於日文的易學與否,梁任公也以為日文”數日而小成,數月而大成。”

”慧者一旬,魯者兩月,無不可以手一卷而味津津矣。”

再笨的人,學日文兩個月也可以手拿夏目漱石味津津,兩個月還考不過一級,無法體會味津津,那真是呆到極致了。

真的嗎?

語言當然可以速成,但真正的語言,沒辦法速成。

這麼說好了,如果您是個博學強記,屁股黏度特高坐得住的人,花個一周詳讀任何語言的文法然後飆完字典,我相信遇見外國人您都能說上一兩句。但也就這麼一兩句。因為大腦不是這麼學語言的,再有想像力的人都不可能在讀每個例句的時候馬上想出一個使用它的語境,並內化它的用法。熟練語言需要真實的語境,就像考駕照要路考一樣,用這麼短的時間速成,想要通透一個語言,有其物理上的不可能。

但有人就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學了語言啊,像是Danniel Tammet。Danniel是一個高功能自閉症的患者,基本上他有類似雨人的能力可以進行多位數運算,你問他1234乘4321多少,他能馬上告訴你。特別的是他說他也沒真在算,研究者問他怎麼知道答案的,他就說他看到答案,不過把它唸出來罷了。我想這樣的同學在學校應該很有人緣,大家考試都想坐在他旁邊,等著他"看"答案。

不過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事蹟不是看明牌,而是在他只學了冰島語一個星期後,就接受冰島國家電視台專訪,並且用冰島語侃侃而談。

冰島語相當屈折,是現存日耳曼語變化最繁瑣的語言,德語跟冰島語比起來就像拿國中健康教育比哈里遜內科學,有點自取其辱的感覺。

但面對冰島語,Danniel就像一個海綿一樣,把七天內所有聽到學過的單字語法牢牢吸在腦裡,然後還能加以運用。這樣的能力,令所有冰島觀眾"看完都驚呆了。"

儘管如此,如果我們仔細聽他的訪談,內容仍侷限在他學習冰島語事務上。假設請他用冰島語工作,和同仁互動,我想或許仍有一定的難度;因為短短七天頂多背完字典,就算全部記起來,用在適當語境還是要遇到那個機會才行。
不過他還是相當不得了,讓人由衷佩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