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佗

華陀也曾年輕過。
據華陀外傳記載,華大夫年輕時曾在建安太醫院當差,學習各種丸散膏藥的用法以及跌打損傷之治療。後人對華陀的記憶都半是為關羽刮骨療毒,以及因為要幫曹操開顱而獲罪的故事,但華陀年輕時在建安太醫院的歲月卻有助於我們對那時的醫學發展有更深的了解。
就如同醫院裡老師常講的,”我們年輕時也是這樣過來的。”老師的老師,老師的老師的老師,老師的老師….的老師,也就是華陀,也是這麼過來的。他也曾抱怨過制度不好,雜事過多,值班沒覺可睡。
剛進建安太醫院的華陀有一事一直不能明白,那就是為什麼蔡侯早已在百年前改良了紙張製造,但是許多醫療院所仍使用竹簡病歷。
一百年來無簡化進度遲緩,許多醫院仍然採用”簡紙並行”的政策,要求大夫在寫好方濟在紙張後,要去竹簡室取小刀,將醫囑刻在竹簡上。
“為甚麼要這樣?不是已經有紙張了嗎?”華大夫問他的老師。
“我們以前還要去水缸裡撈烏龜出來,刻成甲骨文呢!爾等已經算好的了。”一位不知活了幾歲的老大夫說。
東漢末年,朝廷失能,清談之士輩出,當時一群急傷科大夫上書朝廷,希望讓大夫入繇役法,卻遭到其他大夫大力反對,在大街小巷貼文斥責。
“醫業殊勝,非繇役法可及,醫者貴仁,豈容刮骨途中,酉時鑼響便擲刀去之乎!"
“入繇役法,則醫者學不成藝不精。子曰:學而時習之。當值者,習所學之事也。”
“苟入繇役,則月俸多者不過布兩匹。”
“入繇役如飲鴆止渴,伺南蠻、天竺等地大夫襲來,國之醫者滿街肆,賈長沙云:鵩鳥入室,主人將去。如今吾輩已無可能於洛陽購一磚瓦,彼時於交趾亦無棲身處。”
華大夫沒空理這些言語,畢竟當值日總是難以成眠,總在睡意朦朧時開方調劑。
但建安醫院傷科已經算好的了。據說,北海孔融所建之北融醫院,裡面的傷科更是全年無休,更無當值後過午時休的制度。
那晚才剛接完一位急傷科的病人,一位走在路上被牛車輾過的農夫,華大夫才喝了碗米湯,當值房外就已經敲子時了。
子時剛過,才躺在當值室的草堆上,一隻飛鴿飛進窗來啄華大夫的腳,腳上別著小紙,代表病廂房有事了。
打開一看:
“華大夫如握,東廂房甲室第五床家屬已自家取來靈芝,需自備方濟,夜三錢。"
起身,取筆,磨墨,將靈芝夜三錢數字寫在小紙上,別在飛鴿的腳,然後再起身,出房門,到竹簡室,取竹簡刻下靈芝夜三錢,用印,放回,再走回當值室,頹然的躺在草堆上。
才剛躺下又有一飛鴿。
“華大夫如握,方才東廂房甲室第五床家屬今日尚未服靈芝,請改自備方濟,夜三錢,加立服。"
又是一樣的事情重覆。
回來才躺下,又有飛鴿飛來啄腳。打開小紙一看。
“華大夫如握,西廂房戊室第三床骨傷科公孫大夫早上刮骨療毒之病人,晝班進水兩升二斗,子時前出一升三斗。”
起身拿起筆,回題
“悉。”
如此幾番折騰後,華大夫幾乎難以成眠,好不容易丑時剛過,華大夫才剛要睡去,又感到腳邊癢癢,定眼一瞧又是一隻帶著紙條的飛鴿,華大夫恨不得掐死牠。
“華大夫如握,北廂房丙室第五床為皮傷科夏侯大夫之病人,無事,唯已到丑時仍未睡去,搖鈴欲服定魂散助眠。”
“爾娘親的。”華大夫喃喃的說道,又是起身,題筆回覆,走到竹簡房,取刀刻醫囑。
雖然光小事就夜難成眠,但至少沒有那天接到的小紙讓華大夫涼了一身背脊。
“華大夫如握,西廂房丁六床,晝班無事,入夜班無事,子時一刻突無脈。速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