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密歐與茱麗葉

兩周前一位同學邀大家去看芭雷舞。據這位同學說,羅密歐與茱麗葉是芭雷舞特別難演,因為有很多武打場面,blablabla,九月又只有這一場,一定要把握機會。總之大家都被她說服了,紛紛到歌劇院買票。據常看歌劇或是芭雷舞的同學表示,二十元的票價是算便宜的。
當然我是因為想聽俄語才答應買票的。結果回家一查,芭雷舞根本不講話。有一位義大利同學問說去歌劇院要不要正裝出席,但是大家都是窮學生,又想才二十元的票,應該穿平常的衣服,不要太誇張就好。
結果到了當天,每個觀眾都是盛裝打扮,我們一群人穿得像是來歌劇院修電表的。

里加歌劇院主演廳很小,不過內部裝飾金碧輝煌,極盡雕飾。我一開始就把衣服和背包寄放在外面了,所以沒照到像。
幕一降下來,我便打了第一個哈欠。還好一開始是武打場面,兩方人馬一邊黑的一邊紅的打來打去,人有點多,看不出哪個是羅密歐,哪個是茱麗葉。不過我是知道這故事的。
基本上羅密歐與茱麗葉就是,根據我看戲前的理解,羅密歐的女朋友是茱麗葉,不過羅家和茱家不和,所以不希望他們往來。然後茱麗葉服毒自殺,羅密歐看到後很 傷心,也服毒自殺。之後茱麗葉醒了,看到羅密歐死了,更傷心,又追加劑量,又死了。然後換羅密歐醒了,看到茱麗葉死了,更加傷心,又追加一顆,又死了。就 這樣反反覆覆,兩人都死了。總之是一個關於毒藥藥效的故事。
整齣戲打來打去很是熱鬧,不過,到最後我才ˋ漸漸明白哪個人在演羅密歐,哪個人在演茱麗葉。最後羅密歐躺在地上,茱麗葉坐在那邊很傷心的樣子,幕降下來,戲結束了。
燈亮了,大批人潮往外頭擠去,我也出去領我的背包和外套,正要出歌劇院門口時,突然聽到一聲:
“XX!戲還沒演完!"
“!"
原來那只是上半場而已,此時所有人望向我,那真的是….
中場休息時間很長,外頭有工作人員準備的酒水,還可以到樓下咖啡廳喝咖啡吃蛋糕。到了下半場時,歌劇院像是學校一樣敲鐘,大家紛紛回位置上坐好,等待第二幕。
第二幕打鬥場面更多,最後看到羅密歐與茱麗葉都死了,才很放心地回家。

下面這張圖是芭雷舞的票,從這張票我們可以學到幾個拉脫維亞語文法。

Latvijas Nacionālā Opera un Balets,相信大家不用翻譯也能知道意思。但其中有趣的是Latvijas,Latvija是拉脫維亞,陰性字加s代表屬格。像英語一樣,拉脫維亞 有"的"的字放在前面,而不像是俄語或是德語放在所修飾名詞的後面。
有趣的是Nacionālā。拉脫維亞語形容詞分據定冠詞功能與不定冠詞功能,nacionals,nacionala為不定形容詞的形式,但是如果要有英文the的意思,就會變成陽性的nacionālais和陰性的nacionāl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