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大學課程

斯德哥爾摩的社區大學(folkuniversitetet)有時會有免費的課程,請斯德哥爾摩大學教授來講課。由於是免費的,今天晚上就去聽了一堂。今晚講者是大學裡教中世紀歷史的教授,講十字軍東征的一些東西。我對十字軍東征不熟,當作聽瑞典語就去了。

晚間社區大學都是一些退休銀髮族學電腦還是畫畫之類的東西,這種免費課程也都是退休人士才有閒情參加。一進講廳,果然都是些爺爺奶奶。

一開始社區大學的職員介紹今天的講者:
“歡迎大家來到社區大學,我們今天請到斯德哥爾摩大學的F教授,講中世紀的戰爭。F教授是丹麥人…”

甚麼!不是瑞典人!丹麥、瑞典、挪威雖號稱三語互通,但對外國人來說,還是有些理解的困難。尤其是丹麥語重音和其他兩個擺的地方不同,在只會瑞典語的外國人聽起來,特別滑稽。或許是重音還是吃音嚴重,瑞典人講話總給我慵懶的感覺;丹麥人講話則好像這人剛從樓下跑樓梯上來,氣喘吁吁的,每個字都特別加重。

“呵呵,謝謝您的介紹。歡迎大家來到今天的講座。”丹麥教授說話了,有點重的口音,不過還算聽得懂。
“我是丹麥人,不過這個神奇的麥克風將會把丹麥文翻譯成瑞典文,呵呵。”

呵呵。所以是不打算講瑞典話嗎?

丹麥教授講話十足丹麥腔,身為外國人,瑞典話也不是頂好,實在聽不出來他是在講丹麥話還是講瑞典話帶丹麥腔。不過在聽到他把瑞典文的他們/dom/發成/di/,/monga/發成/mange/,二講/tu/而不是/tvo/,實在不得不懷疑他根本就在講丹麥話。不過他在否定時會講inte而不是ikke,讓我又覺得他只是有帶丹麥腔的瑞典話。
在瑞典大學教書那麼久,這麼重的丹麥腔,也還真是懶得學的。
天哪,我想回家,我不要在瑞典聽丹麥話,或是這麼重的丹麥腔。

演講內容大概是圍繞中世紀戰爭之類的。我一直聽到cross-talk這個字,不過北歐人本來就喜歡講英文字。但二十幾分鐘下來,怎麼那麼多cross-talk?我知道不同基因間有crosstalk,免疫細胞間可以crosstalk,神經元和膠細胞也可以crosstalk,但還沒聽過中世紀國家在crosstalk的。這麼多crosstalk,有點走錯棚的感覺。一定是弄錯了,趕緊讀手中的簡介單,原來是Korståg:十字軍東征。

但在那位丹麥教授的嘴裡,完全是crosstalk。

十字軍東征號稱是基督教對伊斯蘭的戰爭,但參加的人員紛雜,有很多只是想賺錢的人。教授把十字軍的背景講了一遍,他很努力地放慢速度,讓每個人都可以理解他的丹麥腔。

講到十字軍東征,不得不提到伊斯蘭。歐洲現在對伊斯蘭興趣可大了。報紙上不是哈里發就是聖戰士,婦女頭巾從微微包到防曬全罩式每一個阿語名稱都滾瓜爛熟。

“歐洲受伊斯蘭國家影響很大,特別是科學部分:數學、醫學、天文等等…可是因為意識型態的關係,歐洲稱阿拉伯人的科學但是是穆斯林的宗教,把伊斯蘭世界的知識分成兩部分。"

事實上代數algebra這個字就是阿語字,化學chemistry也是阿語字,更不用說許多希臘先哲的書先是被翻到阿語,後來才輾轉翻回拉丁文。

會後討論一位奶奶舉手問宗教的問題,好像提到伊斯蘭不包容其他宗教。

“你知道嗎?以前十世紀左右的時候,還有基督徒逃到摩洛哥,他們說在那邊才可以比較好的履行他們的宗教!"

奶奶似乎不太滿意這個答案,但最後時間到了,也不得不結束了。

雖然很難想像,但歷史上真的存在過這麼一段時間,是阿拉伯比歐洲先進的時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