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克福書展行二

前面提到了,這是我第三次參加法蘭克福書展。
我第一次參加是在2009年秋天在德國當交換學生的時候,旅行經驗不多,更不用說完全不了解法蘭克福書展的規模,只背了一個背包就去了。沒想到買的書太多,幾袋書近三十公斤,掛在身上一路扛回海德堡,也因此患上背疾。

還記得當時買了一本敘利亞印刷廠印製的全彩可蘭經。之所以全彩,是因為可蘭經在誦讀時有一定的講究,會以不同顏色標記字母提示輕重緩急。現在敘利亞戰亂頻仍,當年見到的老闆或許也在徙歐之列。

09年我學藝尚淺(雖然現在也不怎麼樣),但已曉得用幾招騙取各國攤位賣給我書,甚至直接送我書。在捷克攤位,我便以當時僅會的三句捷克語和參展人員套交情,表示對捷克文學有極大的熱誠。捷克幾位文豪的名號當然要熟記,尤其要講赫拉巴爾、克拉瑪、哈維爾等等,國人熟知的米蘭昆德拉被捷克人視為法國人,作品在當地反而沒有境外風行。和捷克大媽表達對捷克的仰慕之情後,便佯裝中意一本書,細細端詳,事實上連標題在寫甚麼都不知道。

“這是一本很好的書。"捷克大媽說道。
“我可以買嗎?"
“呃,原則上我們是不賣書的…"
“這樣啊。"
“不過如果你喜歡你可以拿去。"捷克大媽說。

這招當年在小國攤位屢試不爽,拿了一堆免費書籍。大概後來用此招的人太多,等我第二次去法蘭克福時便發覺不太管用。

當年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莫過於北韓攤位。北韓攤位不大,不過擺兩層架子,規模和一些非洲小國差不多,但是北韓實在太稀罕,讓我駐足了一會。

攤位裡站著一男一女,都穿著極為樸素的灰黑社會主義服飾。大概整個展期都沒有人來參觀,一看顧客前來便上前攀談。

“您好,我們是朝鮮人民主義共和國的攤位,我們這裡主要展出我們的政府出版品。"

此時我目光停留在兩本印著金正日照片的書籍。紅底金字,遠看很像台灣民間印製的農民曆。

“這是我們領導人金正日的傳記,裡面主要講述他的生平,他如何成功以及他的人格特質…"

金正恩成功不就靠他老子嗎?

這便是<金正日偉人像>。
偉人傳記兩本是不夠寫的,共計有上中下三冊。我只買到第一和第二冊,第三冊由於狂銷賣到缺貨,參展人員告訴我要到朝鮮駐北京大使館去買。

打開內文,盡是偉大的領導者。金正日以及他爹,金日成名諱均要粗體強調,以表示尊爵不凡。第一段開宗明義介紹兩位承先啟後,繼往開來的民族救星:

“偉人是了解偉人的。沒有人比萬古偉人:偉大的首領金日成同志,更了解絕世偉大的領導者,金正日同志。"

這兩本像農民曆的廁紙出版品還不便宜,估計被這兩個北韓官員中飽私囊去了。

這是我第一次去法蘭克福書展,買了一些奇怪的書,倒也心滿意足。

第二次是去年,只買了一些平常所需的語言學習書,和一本普什圖語的小王子。

今年離頭一次去書展已經過了好幾個寒暑,當年一整排的敘利亞攤位已不見蹤跡,整個歐洲席捲在難民潮下,伊斯蘭世界和西方空前的緊張,伊朗也因為魯西迪而撤展了。

六年過去了,我對伊斯蘭世界的認知仍然有限,當年買的可蘭經一頁也沒讀懂過,倒是斯拉夫語方面接觸不少。

斯拉夫語中最好用的莫過於俄語了。幾乎所有的中亞以及高加索國家都通俄語,更不用說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兩國。

除了喬治亞在戰爭後對俄國頗有微詞,烏克蘭西部居民對俄國不滿以外,基本上外國人講俄語他們都是歡迎的。

像是在哈薩克攤位,不會哈薩克語,也可以很自在地用俄語和他們交談,不須擔心失禮的問題。

哈薩克印製的書籍都很精美,很多都是俄語書,當然也有哈語的,像是給兒童讀的偉人傳記,民族故事或是口述文學:

當然烏克蘭攤位也講俄語。雖然烏克蘭以美女聞名於世,攤位現場也有許多工作人員頗具姿色,但接待我的是一位烏克蘭奶奶,就不附照片了。

今年烏克蘭攤位特別開闢戰爭專區,所有書籍都是以烏克蘭文寫就,像這本講克里米亞島兼併始末的書。

烏克蘭奶奶人其實滿好的,介紹許多有趣的書,可惜身上現鈔有限,沒有辦法也不可能全部帶回家。

離開烏克蘭攤位後,我遇見久違的拉脫維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