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德哥爾摩的壽司店

前幾天看知名作家Therry Hsieh的youtube演講,裡面提到,有些語言學了有點熱臉貼人家冷屁股,講了人家也不覺得你怎樣,像是法語。法語真的不能期待人家有那種很高興的表情,人家是法語耶。

根據我排列組合的造詣,這一共可以有四種狀況,分別是:
熱臉貼冷屁股,熱臉貼熱屁股,冷臉被熱屁股貼,冷臉被冷屁股貼。

熱臉貼熱屁股是最理想的,你想講這個語言,你講的再爛,人家還很高興地陪你講,覺得你好棒,土耳其或是某些斯拉夫國家(俄文除外)就是如此。你熱臉一貼,人家熱屁股貼回來,你貼我我貼你,不知不覺中語言都進步了。

但我今天遇到冷臉被熱屁股貼。

晚上我到一家壽司店吃飯。

話說瑞典的壽司可算是相對平價的食物,在老城若上館子吃瑞典菜,甚麼牛佐甚麼菇,旁邊插幾株小葉子,灑點落葉,還有廚師用醬汁很藝術的在盤子上畫兩圈的那種,基本上都兩三百克朗起跳。

但平價食物就不能要求太多了。不知道為什麼,這裡的壽司店很多都是蒙古人開的。

這家壽司店委身在高檔餐廳環伺的老城,平常每三步就有一家壽司店的斯德哥爾摩,在老城竟然要走大半圈才有一家。
一進門就聽到老闆娘和廚師嘰嘰喳喳的講蒙古話,我學過一學期蒙古話,逮到機會講兩句,便說了Сайн байна уу? (Sain baina uu)。很可惜不像土耳其語還可以有三分鐘的壽命,我的蒙古語只夠讓我撐半秒,意思就是我根本不會這個語言。

這也不能怪我,我的蒙古文老師用的是傳統的蘇聯教材,每堂課都強迫大家把教材裡的蒙古語翻成德語,本來還有三個人,到最後只剩我一個人,展現台灣牛不屈不撓的超群意志力,但到最後我也投降了。

結論就是甚麼都沒學到。

老闆娘聽到了Sain baina uu非常高興,便開始用蒙古語講了一堆:

“Sain sain! Mongol #$^@$%@#$%@#$%?!$%!#$%@#$%?"

我笑著點點頭,完全不知道她在講甚麼。

我根本不會蒙古語,也完全沒有想要講的意思,老闆娘的熱情實在遠超過我的蒙古語知識,讓我有點招架不住。

接著只好用瑞典語點餐,但此時老闆娘仍然不打算講瑞典文。

“!#$%!#$!$%?!#$%mongol hun!$!#$%!$%!#$%!$%?"

我聽到了關鍵字mongol hun,意思是蒙古人。mongol自然是蒙古,hun(хүн)則是匈奴的匈,意思為人。台灣人就是台灣匈,若要講中國人要講契丹(Хятад).

“Bi Mongol hun bish, bish! Bi Taiwanaas irsen."

(我不是蒙古人,我從台灣來。)

事實上我也不知道這句對不對,但她聽懂了。

“ah, Taiwanaas irsen."

看得出她有點失望我不是蒙古人。

但她最後還是幫我壽司打了七折,又機哩瓜拉講了幾句。真是熱情啊,老闆娘。好可惜我真的不會講蒙古話,當初怎麼沒好好學呢?

冷臉被熱屁股這麼一貼也會有餘溫,回旅社馬上上youtube看了幾回蒙古語教學影片。

密集學一下,兩天後拚壽司半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