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愛座

我第一次感到宇宙之大,竟無我X某人立錐之地,是某次回台北搭公車。不過離開台灣兩年,國人的禮儀教育已經進步到了西周初年,我一進某路公車,赫然發現,博愛座的紅漆不但公車前半座位漆滿,更是一路漆到後座前三排,只剩下最後兩排保留非博愛座(自私座)的顏色。你就寫你是輛博愛車,我不上車就是了。

當然,非博愛座早就坐滿了。
一位剛運動完,肩膀上還掛著毛巾,看樣子很健康的長者,很自豪的坐在前面的博愛特區,以一副恨不得有三個屁股把它坐滿的表情,看著前面一排站的年輕人。

由於台灣的博愛座有毒,怕坐上去會身敗名裂,我也只好勉強的站在車上,一路抖抖抖地搭回家。搭過波蘭的電車,匈牙利的火車,冰島的公車,法國的地鐵,沒有一國的博愛座可以像這輛公車做的這麼絕。

有座位卻不能坐,我一直以為是痔瘡病人才有的窘境。

最近看到某篇新聞,頗有感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