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藏語

最近興起重拾藏語的念頭。講到重拾,無非是因為和這個語言纏鬥已久,但始終沒有機會好好學習,總是東一點,西一點的學。

我第一次去上課是約莫十年前的暑假。因為我們學校有印度藏人的海外醫療團,我想參加,便上網查哪邊有在學藏文。故宮當時有在開班,不過因為地點實在太遠了,我便去法光佛教研究所報名暑期密集班。故宮和法光教基礎藏文的老師是同一個,叫蕭金松的老師,我想台灣有學過藏文的人基本上都聽過他的名字。老師非常和藹可親,不過彼時暑假酷熱,法光寺內又沒有冷氣(現在有了),只有一台電風扇呼啦啦呼啦啦的吹,全賴信眾自身的清涼功德降溫,我佛緣不足,第一天就中暑了,因此連拼音都沒學完就退轉了。

後來雖然報名了法光夜間班,但是那時小巨蛋捷運沒有通車,每次都要從國父紀念館站走大概半小時,我的求法心顯然沒有各位古德那麼堅強,再次退轉。

從德國交換回來後,耳聞一位德國西藏學博士曾德明老師在法鼓山開課,便趕緊去報名。有在台大學藏文的朋友大概都知道曾德明老師。老師上課的節奏不是僅以人生一世為考量的,因此就我們學藏文要好幾世的觀點來看,老師的進度可說是剛剛好。總之好不容易在四個月內把藏文拼音學完了。

台灣的藏語教育基本上以經文閱讀為主,通常拼音結束帶簡單幾句會話後,很多師兄師姐會很興奮地想要閱讀經文。像我們這種對會話興趣比較大的人,沒聽過那些佛學名相的坐在那邊會很不法喜。

於是我上網找了以前廖本聖老師、雪歌仁波切的上課音檔學習,但是效果總是不彰,我也沒有參加甚麼佛學會,很多上課中舉的例子都不知道在講甚麼。會話課本又都是很老舊的共產黨課本,一大堆甚麼援藏幹部、居委會這種單字,聽了就很煩,上課的仁波切有時念到這種例句也會笑出來。

有一次某位堪布在某信眾的家中開會話課,我特別跑去聽,開始前還要先念一段法本,然後打坐在地上學習。第一堂課結束我腿麻到站不起來,休息了一下等腳恢復知覺才能夠離開,後來也因為交通不方便沒再去了。

總之,幾次學習都不順利,曾一度想到當地學習,但是去西藏怕高山症,去印度又怕我腸胃的業障重,遲遲沒有成行。

最近聽到這首藏文歌,覺得歌好聽以外,歌詞也不錯,也想起了自己學藏文的失敗歷史,也希望之後有機會可以繼續學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